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 淘宝店铺套现

存款增速下滑中国人为啥不爱存钱了?


2018年10月17日 06:41

淘宝店铺套现 —【企鹅—780993127】【薇辛—f17094249450】【无.需.打.开】【诚.信.第.一】【安.全.无.风.险】,花呗,京东,任性付,信用卡,等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企鹅—780993127】【薇辛—f17094249450】【无.需.打.开】【诚.信.第.一】【安.全.无.风.险】,花呗,京东,任性付,信用卡,等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50元抱幼虎拍照涉事林园已叫停  网曝哈尔滨东北虎林园人虎合影视频引争议;林业局称已约谈相关负责人,园方承诺该项目不会再出现

网曝视频中,一位游客抱着幼虎合影。幼虎不断挣扎呻吟。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哈尔滨东北虎林园人虎合影。网友供图

  游客交50元钱可怀抱幼虎拍照?近日,一段游客抱着幼虎合影的视频引发争议。据了解,视频为游客在国庆期间在黑龙江省哈尔滨东北虎林园内游玩时看到的情景。

  10月12日,新京报记者回访,发现园内已无交钱与虎崽合影的现象。哈尔滨市林业局动保处工作人员表示,事后已约谈东北虎林园负责人,明确禁止该行为。园方承诺此后将不会再出现类似情况。有动物保护专家认为,饲养动物都拿来做商业化的行为是对社会公众的一种误导,并产生负面影响。

  交50元与虎崽合影引争议

  游客戴着手套抱着小虎崽微笑合影,小虎崽嗷嗷直叫还在不断挣扎。近日出现在网上的这段视频引发广泛关注。

  拍摄视频的刘女士介绍,10月4日她与家人到哈尔滨虎林园游玩,在将要出园的步行区内,看到只要付50元钱,游客就可以和东北虎幼崽合影留念。人们脸上笑着,合影的两只小虎崽却一直在挣扎,惹人心疼。

  刘女士提供的全段视频显示,在一座假山前,工作人员戴着手套将虎崽抱给正坐在椅子上的游客,有人给他们拍照。旁边有十来个游客已经戴好手套在排队等候。不时可听到工作人员说“拍照50块”,“你们四个拍全家福100块”这样的话语。

  据刘女士回忆,去年国庆假期期间她来虎林园游玩时,也遇到过与东北虎幼崽合影的项目。其提供当时的照片显示,有工作人员抱着东北虎幼崽在人群密集的大厅内。

  “小老虎被这样掐来掐去,叫得那么惨,会不会造成伤害。”不少网友留言称,应该以更和谐的方式和野生动物相处,此类项目欠妥。

  哈尔滨林业局确认视频属实

  哈尔滨市林业局动保科工作人员介绍,10月10日当天,哈尔滨市林业局相关科室接到反映电话后就去虎林园现场调查,当时发现已不存在花钱可与虎崽合影这一情况,也确认网上拍摄的视频为之前拍摄。

  工作人员解释,虽目前国内相关的法律对动物园等单位提供与野生动物合影这一服务没有具体的规定,但国家林业局曾在2010年下过通知,禁止游客与野生动物零距离接触和拍照这种行为。

  经查询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官网,早在2010年,国家林业部门就曾对此类行为发布整改通知,通知要求:“动物园、野生动物园、野生动物观赏园、马戏团等单位要依据有关野生动物保护、驯养繁殖的法律法规和技术标准等,对本单位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场所设施及条件、技术能力、经费保障、规章制度、应急预案、档案记录、活体标记、广告宣传、经营管理等各方面,进行全面的自查自纠,并立即停止低俗广告、野生动物与观众零距离接触、虐待性表演、违规经营野生动物产品等各种不当行为。”

  动保科工作人员介绍,因这类行为引起了不好的社会反响,10月10日当天也约谈了虎林园的负责人,明确告知园方需禁止虎崽与人合影这一项目,并要求虎林园在官网上对此情况进行说明。“他们负责人当时也承诺此后不会再出现类似情况。”

  ■ 观点交锋

  近距离接触能更好了解野生动物

  东北林业大学动物研究所所长张明海介绍,国内许多动物园为吸引游客、满足游客亲近野生动物的心理需求,都会推出和猴子、老虎、鳄鱼等各类野生动物合影留念的项目,这类情况在国内,甚至国际都并不算罕见。

  在张明海看来,现在许多野生动物,包括东北虎林园的老虎在内,因繁殖能力低下,不少均是母虎诞下幼虎后,由人工对幼虎进行长时间哺育。因此,它与传统意义上的野生动物并不相同,相对来说与人更加亲近,也更依赖人类。如果游客能够通过近距离接触和亲近部分野生动物,确实能更好地去了解和亲近野生动物。

  但值得注意的是,不少野生动物身上都有寄生虫,也携带一些疾病的病原体,在与人类接触的过程中可能给人类带来危险。同样,人类对野生动物的健康与安全同样存在威胁。因此,在与野生动物接触的时候,应当做好足够的安全措施,避免接触后给双方留下隐患。对于提供该类服务的动物园等机构来说,必须提供专业的设备来确保双方安全。

  除对设备上的要求外,张明海认为,动物园等机构也需要对游客的行为制定一个专业的程序,避免游客行为越轨对野生动物造成伤害。

  商业化饲养动物会对公众造成误导

  在国家动物博物馆张劲硕博士看来,动物园、饲养场等场所,均存在社会教育的功能,也存在宣传对野生动物保护意识的功能。如把饲养的任何动物都拿来做商业化的行为,是对社会公众的一种误导,可能会让人类觉得这些野生动物本应该被人类利用和使用,从而产生负面的影响。

  动物园内的动物,其行为的正常展示在国际上是被公认允许的。张劲硕说,但对动物任意摆弄、拍照等,明显不符合动物福利。“尤其是十一黄金周这类,客流量十分大。虎崽是否得到休息,频繁的摆弄和干扰是否会影响到虎崽的健康,这些都有待商榷。”且与野生动物零距离接触,可能影响到野生动物与人类双方的安全和健康。

  此外,国家林业部门曾发过通知,对动物园、海洋馆等场所商业性的表演和展示进行规范要求。张劲硕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国内许多规范化的动物园禁止游客与野生动物零距离接触。但仍不乏一些企业性质的动物园以盈利为目的,迎合游客的需求。

  他解释,目前我国试行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相较国际发达国家仍不完善。我国在这方面的管理水平和技术比较落后,对如何保证动物的基本健康和福利等方面均非常匮乏,许多场所的动物甚至处于一种被虐待或半被虐待的状态。

  ■ 回访

  东北虎林园已不见虎崽“营业”

  新京报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东北虎林园是黑龙江商务厅的下属单位。2012年,东北虎林园抱幼虎拍照这一项目就曾遭到市民投诉,后被林业部门和商务部门联合叫停。

  记者联系到哈尔滨市林业局动保处。工作人员表示,虎林园的虎、狮、豹等大型野生动物超过一千头以上,按相关规定,虎林园符合商业运作条件且具备相关的合法资质、营业执照。

  10月12日,新京报记者实地探访东北虎林园。刘女士视频中同位置,用来拍照的地方已空空荡荡不见人影。旁边竖立的牌子上写着“听从工作人员指挥,请与小虎保持安全距离”。此外,另一提示牌也提醒游客不要投食。

  虎林园内多名工作人员证实,每年的六、七、八月份为大多数老虎幼崽满月时期,会在那一时间段内推出与虎崽合影的项目。

  一男性工作人员说:“差不多每年七、八月份的时候都能来拍,虎崽就跟月子里的小孩儿一样,没啥攻击性。但满了三个月虎崽就有攻击性了,就不拿出来拍了。”他解释因现在虎崽长大,因此取消了这一项目。

  另一女性工作人员介绍,除七、八月份外,已持续多年在国庆期间推出与虎崽合影这一项目。她称此举也是园方为小老虎爱心筹款。“就是给小虎崽子挣个奶粉钱。”

  据介绍,现在许多虎崽均由人工育幼,不少第一胎生产的母虎无法养育小虎崽,需要饲养员逐步喂大。拍照所得用来补贴虎崽日常食物。

  东北虎林园游客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也介绍,园区内确有与虎崽合影的项目,每人交50元,但目前已停止了该项目。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康佳 贾洁卿

【企鹅—780993127】【薇辛—f17094249450】【无.需.打.开】【诚.信.第.一】【安.全.无.风.险】,花呗,京东,任性付,信用卡,等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律师涉嫌诈骗委托人1500万被捕  山东一律所主任以可以办理取保候审为由多次向委托人索财;案件被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王庆军被依法取保候审后,孟某以成功办理取保为由,索要了500万办事费。

  孟某被刑拘的同时,淄博市方面发布公告,暂停孟某市政府法律顾问职责。

  在接受当事人委托处理一起刑事案件时,以花钱找关系可以办理取保候审为由,向当事人儿子索要1500余万元,日前,山东某律师事务所主任孟某因涉嫌诈骗罪被山东省淄博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案件8月份审查起诉,目前被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新京报记者根据梳理发现,此前,以疏通关系和办理取保候审为由,向当事人家属索要钱财的案件不在少数,但作为代理律师,向自己的委托人诈骗千万的情况还较为罕见,而由于律师在前期代理工作没有尽职,也导致委托人所涉及的案件在审理阶段,出现证据等方面可能涉嫌违法等“后遗症”。

  “300万取保候审,600万修改审计报告”

  2015年7月,一起发生在山东的股权纠纷涉及两家企业的股权转让,双方在山东青州发生矛盾并报案,山东青州警方认为该事件属于经济纠纷,因此于2015年3月作出不予立案的决定,此后,纠纷中的一方到武汉公安局进行报案。2015年7月,纠纷中另一方的企业负责人王庆军以及公司另两名员工被武汉警方带走。

  通过朋友介绍,王庆军的儿子王永刚委托孟某出任父亲的辩护律师,并签订了委托代理合同,支付了150万的律师费。

  “孟律师看了有关材料,又去武汉见了我父亲后,跟我说没多大问题,就是经济纠纷。后来我父亲被批捕,他又跟我说,这个事情很严重,要取得对方谅解才可能取保,然后开口再要300万疏通关系办理取保候审。”王永刚说。

  由于急于给父亲办理取保候审手续,2015年8月,王永刚将300万打入孟某律所的账户,王永刚说转账后孟某还将到账金额拍了照片,声称是发给办事人员确认钱已经到账,对方可以开始办理取保事宜。

  2016年1月中旬,孟某向王永刚表示,他见到了王庆军涉案的审计报告书,并且向王永刚出具了审计书的草稿,其中显示王庆军涉嫌挪用资金和侵占近2亿元。“他说问题很严重,如果我可以出600万,他可以找关系修改这份审计报告,结果对我父亲会比较有利。”王永刚随后将600万打入孟某律所账户。

  王永刚回忆,除了上述两起疏通关系办理取保和修改审计报告为由索要钱款的情况外,孟某于2016年3月到8月,以取保候审、请客送礼等为由,让王永刚四次转账共计650万元,上述情况也在公安部门8月份的起诉意见书里得以确认。

  王永刚回忆说,转账后不久,孟某还让他补签了几份委托合同,将上述部分钱款转成“律师费”,并表示以应付查账。

  王永刚表示,在此过程中,自己对案件背后的法律程序进展并不是很清楚。

  当事人羁押期满取保 律师仍要“办事费”

  实际上,由于武汉公安在没有管辖权限的情况下跨省抓人,王庆军被公诉至法院后,2016年8月12日,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法院以“没有管辖权为由”向检察院出具《退案函》,2016年8月18日,在法院退案后6天,王庆军三人被取保候审,至此,王庆军被扣押400余天。

  而王庆军被取保候审,是因为按照法律规定,其被羁押的期限已经届满,公安机关依法必须给王庆军办理取保候审手续。

  就在王庆军被取保后的第二天,孟某再次找到王永刚,表示已经成功办理了取保,再次要求王永刚转账500万,王永刚此时仍旧没有太多怀疑。

  “直到见到我父亲,我才意识到孟律师说的很多话是假的。”王永刚说,父亲被羁押期间,所有的信息都是孟某传递,父亲还被要求签了几份谅解协议。

  而王庆军被取保候审之后则表示,自己在看守所签署的文件,孟某并不让自己详细阅读,每次都是催促签名,然后表示“签了就能早出去!”王庆军说,每次孟某会见他的时候,几乎很少谈及案情,核对证据,而是都强调正在跟武汉方谈判,促成和解,找关系让他可以早点出去。

  王庆军开始怀疑孟某的行为,王庆军表示,其在看守所内曾托其他律师带信给儿子王永刚,表示孟某可能是“内鬼”,编造谎言诱骗他承认有罪。但王永刚却因孟某的各种官方身份而对孟某深信不疑。

  律所主任涉嫌诈骗委托人被捕

  公开资料显示,孟某案发前担任山东某律师事务所主任、山东省律师协会行业管理委员会委员以及淄博市人民政府法律顾问。

  2018年2月14日,淄博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发布《关于暂停孟某法律顾问委员会委员职责的公告》,文内表示孟某2017年12月27日被聘为市委市政府法律顾问委员,“现因个人原因暂时无法正常履职”,根据相关规定,暂停其法律顾问职责。

  2018年2月,孟某因涉嫌诈骗被刑事拘留,3月被检方批准逮捕,案件目前处于审查起诉阶段。今年4月,淄博检方公布27起刑事案件进展情况,其中包括以“以诈骗罪对犯罪嫌疑人孟某批准逮捕。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2018年8月16日,淄博市公安局临淄分局对孟某一案移送审查起诉。根据公安部门侦查的线索,孟某涉嫌在代理王庆军涉嫌挪用资金案件中,以办理取保候审等为由,向王庆军之子王永刚索要1550万元,公安机关以孟某涉嫌诈骗罪移送审查起诉,目前案件被退回补充侦查。

  昨日上午,该案受害人王永刚的代理律师程晓璐告诉记者,其已经申请检方对孟某案有无共犯及其他问题等事项进行进一步调查,因案件尚未提起公诉,具体情节不便透露。

  孟某辩护人则表示现阶段不方便对案件情况作出回应。

  记者致电淄博市人民检察院了解到,该案承办人本周外出培训,对案件情况暂时无法回应。记者致电淄博律协,对方回复表示对孟某涉嫌诈骗一事“不太清楚”,淄博律协的官方网站内,“副会长”一栏已经没有孟某的名字。

  律师违规操作造成案件“后遗症”

  根据《律师收费管理办法》规定,“政府制定的律师服务收费应当充分考虑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社会承受能力和律师业的长远发展,收费标准按照补偿律师服务社会平均成本,加合理利润与法定税金确定。”

  根据记者了解,从目前的律师行业情况来看,类似的案件即便委托给北上广等城市的资深一线律师代理,收费也不会超过几百万,而1550万即便真的属于律师费,也与代理律师在业内的影响力和在工作中的时间成效及客户满意度不匹配。

  据了解,王庆军案件被法院退回后,武汉市公安局对涉案罪名进行调整后,再次将该案移送起诉。随后,湖北省检察院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申请指定管辖。2017年4月5日,最高检向湖北省检察院作出批复,称湖北省检察机关对此案没有管辖权。并要求将案件移送有管辖权的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此后案件被起诉至青州法院。

  2018年10月9日,该案在青州法院进行了庭前会议,王庆军说,他和辩护律师已经要求,将武汉公安违法管辖以及自己遭到误导作出的所有供述、证人证言以及审计报告等证据,作为非法证据排除。青州法院目前尚未对该申请作出明确答复。

  新京报记者 王巍


相关新闻
  • 花呗里面的钱怎么提现-载移民卡车在土耳其翻车 造成22人丧生13人受伤
  • 白条套现-重庆开展节前食品安全检查
  • 怎样把花呗的钱套现-谱写新时代中央企业领导人员队伍建设新篇章
  • 白条闪付套现几个点-财政部对跨境电商试行免收增值税消费税
  • 白条自己可以套现吗-11家房地产中介违规发布房源信息被查处
  • 唯品花额度可以套现吗-让文明成为最美的风景(今日谈)
  • 乳源瑶族自治县白条套现-市值蒸发 股价腰斩 华晨梦醒时分
  • 牡丹江市蚂蚁花呗取现-首都秋季林木抚育管护活动在八达岭林场举办
  • 日照蚂蚁花呗变现-你的手机号是靓号吗? 这里面猫腻太多!有企业违规
  • 安阳市京东白条套现-印尼强震致1500余人死亡联合国筹5050万美元“即刻救援”
  • 卫辉市蚂蚁花呗套现-红九月A股现“三宗最”暗示十月反弹渐入佳境

  • 分类新闻查询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