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儿童福利网 儿童福利研究中心主办国学红楼梦中林黛玉进贾府时都随身携带了哪些东西?
红楼梦中林黛玉进贾府时都随身携带了哪些东西?
2022-08-19

,因黛玉早年丧母,继而父亲有亡故,贾母因心疼外孙女,便把黛玉从苏州老家接来贾府。对此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第13回,姑苏传来林父病重的消息,贾母派贾琏护送林黛玉回家,期间林如海去世,横跨3回之后,到第16回,贾琏、林黛玉才重新回到了荣国府,书中这般记载林黛玉的随身携带之物品:

宝玉心中品度黛玉,越发出落的超逸了。黛玉又带了许多书籍来,忙着打扫卧室、安插器具;又将些纸笔等物分送给宝钗、迎春、宝玉等人。——第16回

林黛玉只带了书籍、笔、砚之物,一一送给贾府众姊妹,却半点没提到林家财产的问题。

按照正常流程,林如海去世后,林家等于彻底绝户,只剩下一个孤女林黛玉,在这种情况下,林黛玉就是林家财产的唯一继承人。

可从后文看来,林黛玉一直对这笔财产一无所知,甚至在《葬花吟》中写下“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这样的消极之句。

再有第45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林黛玉因为一碗小小的燕窝,向宝钗倾诉:

宝钗道:“这样说,我也是和你一样。”黛玉道:“你如何比我?你又有母亲,又有哥哥;这里又有买卖地土,家里又仍旧有房有地,你不过是亲戚的情分,白住了这里,一应大小事情,又不沾他们一文半个。要走就走了。我是一无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纸,皆是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那起小人岂有不多嫌的?”——第45回

由此便出现了一种猜测,那就是林家压根没有所谓的财产,林如海是个如海瑞一般的清官,所以林黛玉两手空空来到贾府,只带了自家的书籍和笔墨纸砚。

这个说法从某些角度看来是有道理的,但经不起仔细推敲,因为书中有细节能证明林家并非是全无经济实力的清贫之家。

第25回“魇魔法叔嫂逢五鬼”,贾宝玉被灯油烫伤脸颊,贾府众姐妹前来探望,期间王熙凤调侃打趣宝黛的姻缘,话里便透露出林家的经济实力:

凤姐笑道:“你别做梦!给我们家做媳妇,你想想——”便指宝玉道:“你瞧,人物儿、门第配不上,还是根基配不上?模样儿配不上,是家私配不上?哪一点玷污了谁呢?”【大大一写,好接后文。】林黛玉起身要走,宝钗便叫道:“颦儿急了!还不回来坐着,走了到没意思。”说着,便站起来拉住。——第25回

王熙凤是个市侩精明之人,她用家世背景相一致来调侃宝黛,这就说明了一个事实:林家的家底和荣国府是一个级别的,至少差不到哪里去。

再联系当年林黛玉之母贾敏,乃是贾母最疼爱的女儿,却被父亲贾代善嫁给林如海。最关键的是,此时的荣国府正处于鼎盛时期,封建贵族联姻讲究门当户对,经济实力更是基础中的基础,林家若无相当实力,岂敢攀堂堂荣国府千金小姐的高枝儿?

王熙凤的调侃打趣已然透露出这个关键信息,包括当年林如海病逝,贾母之所以执意让贾琏前去林家照应,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处理林如海的丧事,以及后续林家的诸多杂务,如遣散林家奴仆、丫环、妾氏之类,更重要的,就是林家的财产。

但这个解读存在一个漏洞,那就是林黛玉为啥一点儿也不知道家的情况,对此有两种说法, 其一是清人涂瀛,他在《红楼梦论赞》中从创作论的角度,阐释了林黛玉不知自家财产的原因:

或问:“林黛玉聪明绝世,何以如许家资而一无所知也?”曰:“此其所以为名贵也,此其所以为宝玉之知心也。若好歹将数百万家资横据胸中,便全身烟火气矣,尚得为黛玉哉!然使在宝钗,必有以处此。”——《红楼梦问答》

涂瀛认为,曹雪芹之所以不让林黛玉“接触”这笔财产,是为了更加深入地刻画林黛玉丰神若仙子的形象,若是将家产与林黛玉合而谈之,那么林黛玉遍身充满铜臭气息,故而避而不谈。

另外,陈大康先生在《荣国府的经济账》一书中,也曾分析过“黛玉不晓得自家财产”的问题,相比涂瀛,陈先生的分析更为写实严谨:

作品对回到荣国府的黛玉的描写也丝毫未涉及家产,这时的黛玉“带了许多书籍来,忙着打扫卧室,安插器具,又将这些纸笔等物分送宝钗、迎春、宝玉等人。”这位还不甚通世务的小姑娘心中根本没念及“家产”二字,她很可能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懂事的林黛玉迟早会想到这个问题......但她连问的对象都没有,只能独自寻思答案。向荣国府的人打听,这种事黛玉无论如何都不会做,何况荣国府里也不是个个都清楚此事,若问林家的人,那么她现在身边已没一个了解底细的林家旧人。——《荣国府的经济账》

林如海当年病逝时,林黛玉尚是幼童,她不可能具有承办白事、处理经济杂务的能力,只能交给贾琏处理,所以年龄幼小的她很可能根本没想过自家的财产问题。

当然,林黛玉智商很高,随着她年龄增长,思想成熟,回忆当年的情境,想着贾琏在自家的搬搬运运,她大概率是能推断出自家的财产流入了贾家,但这种想法只能停留在猜测的程度,因为当年的她年龄实在太小,林如海不可能叮嘱告诉林黛玉自家有多少钱。

因此,林黛玉的臆想只能停留在猜测推断的层面,当家自家有多少钱,承办林如海丧事花了多少银两、遣散家中奴仆、丫环、妾氏又花了多少银两,最终又剩下多少银两,林黛玉一概不知,所以在这种懵懵懂懂中,她只能立足现实,觉得自己吃穿用度都是贾家的,这才写下了“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诗句,并跟宝钗抱怨自己的凄凉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