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儿童福利网 儿童福利研究中心主办搞笑欠债还钱
欠债还钱
2022-07-20

柴薇是高一老师。这天,她刚下课,学生李笑笑就来找她:“柴老师,我想跟您说件事。”

李笑笑是学习委员,不但学习好,而且为人善良乐观,柴薇很喜欢这个学生。她拍拍旁边的椅子:“来,坐下说。”

李笑笑有点犹豫,吞吞吐吐地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李笑笑家里生活比较困难,爸爸是保安,妈妈摆水果摊,每月收入有限。柴薇想可能是她遇到什么事需要用钱,不好意思张口。于是她拍拍笑笑的肩膀:“没事,有什么困难就和老师说。”笑笑长长吁了口气,下定决心一样的说:“老师,我不想和田园同寝了,也不想和她一起吃午饭了。”

柴薇愣了一下。田园是三个月前新转来的学生,她清楚地记得那天是校长亲自带过来的。一般来说,凡是校长亲自领过来的学生,肯定都有点来头。后来她了解到,田园的妈妈开了一家工程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也算是个成功的女老板。本来田园是在一所普通高中上学,她不知通过什么门路,硬是把女儿塞进了这个重点学校。

可是田园一直不太适应这里的寄宿生活,来了很长时间了,始终一个人,很不合群,而且还经常请假。这时,李笑笑主动提出:“老师,我和她一起吃午饭吧,让她和我同寝,还能经常聊聊天。”

慢慢的,田园开始和同学们相互接触了,柴薇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可现在怎么会这样了呢?难道是两个女生之间闹矛盾了?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很容易为一些小事不愉快。

李笑笑摇摇头:“不是的。您知道,我和她一起吃午饭,共用一张饭卡。每个月每个人各充两百元的饭费。可是有几次中午我没去吃饭,但到月底卡里的钱都没有了。”

柴薇听了不禁皱起了眉头。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她想起前几天还有几个女生也向她提到过,田园和她们一起买东西或吃东西,但自己不付钱。

李笑笑的家庭情况她比较了解,几块钱对她都不算是小事,更何况这么多钱。她决定先了解一下情况。

下午,她找了田园到办公室谈话,委婉地问她是否适应了新的环境。没想到田园直截了当地回答:“我不喜欢这个学校!这里的学生太土了,我和她们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

她说的倒也是实情。因为这所重点高中地处近郊,很多市内的学生不愿意报考,所以校内的学生大部分都是来自比较偏远地区的孩子,而且许多人家庭条件都不太好。但正因如此,学生们自主学习的能力更强。

不等柴薇再问下去,田园已经滔滔不绝地讲起自己在市内那所高中时的生活情况。然后她总结:“这儿的学生都太死板了!什么人情世故都不懂!”

柴薇打断她:“话不能这么说。这里的学生确实不太时尚,眼界也没你高,但是这里的学风很好。我想这应该也是你妈妈把你送到这里来的原因。我建议你,试着改变一下自己来适应这里。”

田园瞪大了眼睛:“凭什么我就得改变自己?谁也没有权利强迫我改变!”

柴薇给她倒了杯水,和气地说:“别激动。我们现在先不谈改变谁的事。在新环境里,总得慢慢适应。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多花了李笑笑的饭卡?或者,和别的同学一起买东西时,会不会忘了付自己的那份钱?”

田园愣了一下,尖声叫道:“老师,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怀疑我欠她们钱吗?我妈一个月给我的零花钱就够她们生活一年的!我会和她们借钱?”说完气呼呼地跑了出去。

柴薇摇摇头,心想,等过几天她冷静下来再找机会和她谈谈吧。

让她没想到的是,不等她找田园谈话,校长先找她谈话了。原来,田园的妈妈生气地找到校长,说老师冤枉了女儿,得给个说法才行!

柴薇哭笑不得。她努力想向田园的妈妈讲一下原委,但田园的妈妈根本就不听:“我女儿不可能借别人的钱,更不可能欠了钱不还!你可以把那几个孩子都叫来,当面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柴薇赶紧劝她:“您消消气。可能我的谈话方式有问题,我可以改进,但是我不建议把别的学生也牵扯进来……”

田园妈不干了:“什么叫牵扯?如果不敢当面对质,就是你们联合起来冤枉我女儿!我要去投诉!”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校长打开门一看,是李笑笑带着几个同学站在门口,李笑笑怯生生地说:“校长,不好意思,我们刚才一直在偷听,我先承认错误。但田园确实是跟我们借过钱的,我们可以跟她妈妈说清楚,不能让她冤枉柴老师!”

几个学生走进来,李笑笑说了饭卡的事,别的学生也说了几件事。田园的妈妈听完了狐疑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她们说的是真的吗?”

田园无所谓地回答:“是真的。可我也确实还了呀。”几个学生同时摇头:“不,你没还。”田园生气了,指着李笑笑说:“我们共用一张饭卡,每次打饭时我饭量小,都会有吃不了的,你把我剩的都吃了,我多花你几次卡又怎么了?还有你们,我当时是花了你们的钱,一共也没多少。妈跟我说过,一点儿小钱不要还来还去的,显得小家子气,给对方还个同等价格的东西就行!再说,我花你们的那点钱,那是看得起你们!而且后来,我有没有送过你们糖果?鲜花?小礼物?哪样不比花你们的钱多?”

几个孩子都愣住了。田园不屑地看着她们:“我就知道你们没见过世面,懂什么人情往来?为了几个小钱儿,还好意思告状!别说这点钱,就是几十万我们家也不放在眼里!”

李笑笑已经涨红了脸,眼里含着屈辱的泪水。她颤抖着声音说:“我知道你家有钱,但我没有。我爸妈为了供我读书,每次的学费都是一块一块攒出来的。有好几次我妈去银行存钱,拿的都是半口袋的零钱!我中午不吃饭,是因为我想把饭钱省下来!吃掉了你的,是因为你说食堂的饭菜太难吃,如果我不吃掉,你就要扔掉!那些是粮食,我妈从小就说过,扔粮食会遭天谴的!”

田园把头转向另一个同学:“在你生日时我送你一篮鲜花,你忘了吗?你知道那些花多少钱吗?”那个同学低声回答:“是的,那是我第一次收到花,我很感谢你。但是,我宁肯你把钱还给我,因为那些花,不能代替我爸的医药费。他在医院里,没有钱就会被停止治疗……”

田园的妈妈此时不耐烦地拍拍桌子:“说那些干什么?你们想选秀啊?哭给谁看?我现在就要给我女儿讨个说法!刚才你们也都承认了,她没欠你们的!”

这时,校长突然说话了:“田园妈妈,您先消消气。正好我想跟你说件事。你们公司承建的我们学校的那处实验楼已经完工了,该把尾款结算一下。”

大家都有点发愣,校长怎么突然扯到这事上去了呢?还是田园妈妈反应快,她立刻想到,这一定是校长想息事宁人,用工程款的事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想让自己顺利拿到尾款,然后放弃追究这件事。

她微微一笑:“校长,我明白您什么意思,想让我赶紧拿钱走人。可我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冤枉,想让我不追究,不可能!”

校长也笑了:“我想您误会我的意思了。尾款还差十万左右,您看,学校现在各种经费都很困难,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我想,可不可以先给你辆车抵债?再说,您也不差这点钱。”

田园妈生气了:“不行。我要车有什么用呢?我家已经有好几辆车了。”

校长好脾气地解释:“这是好车,价值不低,作价肯定比那十几万还多……”

田园妈妈打断了校长的话:“我们做工程也不容易,若都拿东西抵债,我们还怎么运转?总之一句话,欠债还钱,别的都没用!”

这话一说出口,田园妈妈突然发现校长、柴老师和那些学生们都忍不住笑了。此时她才反应过来。可是话已经说出了口,收不回来了。

柴薇说话了:“田园妈妈,您以前跟我说过,您对田园一直寄予厚望,希望她以后也能成为一个成功的女性。您教给她很多实用的人情世故,但我想提醒您,人和人之间,最重要的,仍旧是真诚和善良。”

田园妈妈不吭声了。柴薇拉起田园的手:“你是个好孩子,热情,时尚,对未来也充满希望,她们,也和你同样有着自己的梦想。你妈妈肯定教过你,成功的人,更擅于看到并学习别人的长处,对不对?”

柴薇带着几个学生回班级了。校长微笑着看着柴薇的背影,问田园妈妈:“您知道柴老师的爸爸是谁吗?他就是你们工程界的龙头老大!”

田园妈妈惊讶地张大嘴巴,然后又放心地点点头:“校长,把田园交给她的班级,我放心!”各种精美短文、往刊读者文摘、故事会、意林等……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