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儿童福利网 儿童福利研究中心主办国学红楼梦中宝钗要搬离蘅芜苑时,一向交好的探春说了什么
红楼梦中宝钗要搬离蘅芜苑时,一向交好的探春说了什么
2022-06-21

大观园抄检,是继秦可卿之死、元妃省亲、宝玉被打、贾府祭祖后第五件大事。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整理了相关内容,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

《红楼梦》第75回,彼时抄检大观园刚刚结束,薛宝钗一大早便赶来稻香村,向大嫂子李纨“请假”,称要搬离蘅芜苑,李纨自然不肯,反复恳请宝钗“好妹妹,你好歹住一两天还进来,别叫我落不是”。

宝钗要搬离蘅芜苑,李纨等人出言规劝,表示的是主家对客人的挽留之意,系人情世故之正常操作。可期间一向理性严谨的探春却说了一段话,让宝钗赶紧离开,可谓一改往日之风:

大家让座已毕,宝钗便说要出去一事。探春道:“很好!不但姨妈好了,还来的;就便好了,不来也使得。”尤氏笑道:“这话奇怪!今日怎么撵起亲戚来了?”探春冷笑道:“正是呢。有别人撵的,不如我先撵。亲戚们好,也不在必要死住着才算是好。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一个个不像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第75回

如果立足主家的角度,探春的这番话无疑存在很大问题。

薛家人暂住贾家,乃是客居,立足主家视角,应该挽留宝钗才是,何以让薛姨妈、薛宝钗以后都别来贾府了?这不是撵客人吗?

但联系具体情境,薛宝钗在贾家住了多年,和探春、李纨等人的关系虽称不上亲热,但到底是日日相处的姊妹之辈,故而我探姐“事无不可对人言”,看似言辞凿凿地让薛姨妈、薛宝钗以后别来了,实则在发泄他处之火。

细品上述探春的“撵走之语”,并非是针对宝钗,恰恰是在替宝钗鸣不平,如果不是昨夜的“抄检行动”,宝钗也不至于一大早就来“辞行”,还撒谎称“以后还回来的”,明眼人都知道这只是宝钗的客套话——自此离开之后,蘅芜苑便被打扫干净,宝钗再也没有回来过。

究竟是何事,让一向精明能干的探春发此负面抱怨之语,甚至通过发泄式地撵走宝钗、薛姨妈的方式来排遣心中的愤懑呢?这自然就要分析上述探春的言行,细品之下,其中透露出很多信息。

探春称“有别人撵的,不如我先撵。戚们好,也不在必要死住着才算是好”,这是何意?难道荣国府高层中有人要针对薛宝钗一家?自然不是,探春此言是无可奈何之语,重点是后面那句“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一个个不像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

粗读之下,很难理解探春的这句话,不就是一次“抄检大观园”的行动嘛,怎么就能扯到自家人自相残杀的话题上呢。

有部分论者认为,探春这番抱怨是针对王夫人,因为王夫人是发动抄检大观园的领导人。因为一个小小的绣春囊,王夫人就发动轰轰烈烈的抄检行动,如此一来,必难保密,若是传出去,人人都知道荣国府小姐们生活的大观园内竟有污秽之物,甚至借此怀疑贾家众小姐的贞洁清白,这可如何了得?

但笔者不敢苟同此观点,探春的怨愤之语,并非是针对王夫人,而是王善保家的,说得准确些——是王善保家背后的主子邢夫人!

以探春的身份和心性,她即便心中有不满,也不会昏了头,当众责备嫡母王夫人。从探春一贯的作风,她必定会追根溯源“抄检行动”背后的根源——荣国府大房、二房之间的矛盾,邢夫人借绣春囊之机,有意责备王夫人管家不当,正因为上层主子之间的勾心斗角,才最终促成了这次抄检行动。

且看绣春囊之事刚刚泄露之初,王夫人已经准备听取王熙凤的建议,暗中调查此事,如果按照王熙凤的建议,压根不会有后来的抄检行动:

凤姐道:“太太快别生气,若被众人觉察了,保不定老太太不知道。且平心静气,暗暗访察,才得确实。纵然访不着,外人也不能知道。这叫‘胳膊折在袖内’。如今惟有趁着赌钱的因由,革了许多人的这空儿,把周瑞媳妇、旺儿媳妇等四五个贴近不能走话的人,安插在园内,以查赌为由。”——第74回

为何后来王夫人没有继续采取王熙凤的建议呢,是因为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前来打探消息,期间在王夫人跟前进谗言挑拨,并以怡红院中有好几个“狐狸精”为切入点,勾起了王夫人的恨意,最终将这场暗访,扩大成为轰轰烈烈的抄检大观园!

探春并不傻,当王熙凤、王善保家的等人前来抄检时,她就已经看出谁是始作俑者——王熙凤力图息事宁人,一直在打圆场,抄检并非是她的本意,只有王善保家的狗仗人势,积极活跃地翻箱倒柜,认真落实抄检行动,甚至差点搜了探春的身子,为此挨了探春一记耳光,可谓令读者拍手称赞。

探春的核心指向一直是邢夫人、王善保家的,她口中“一家子亲骨肉,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便指的是此次抄检行动中大房邢夫人的小动作,因此探春在向李纨、尤氏、宝钗、湘云等人分析此次抄检行动时,一直在围绕这个中心:

探春道:“我就打发我妈妈出去打听王善保家的是怎样。她回来告诉我说,王善保家的挨了一顿打,大太太嗔着她多事。”尤氏、李纨道:“这倒也是正理。”探春冷笑道:“这种掩饰谁不会作?且再瞧就是了。”尤氏、李纨皆点头不语。——第75回

探春口中的“这种掩饰谁不会作”,便直指邢夫人打了王善保家的一顿,企图跟抄检之事划清界限,造成一种感觉——抄检是王善保家的自作主张干的,和我邢夫人无干。